欢迎光临共青团运河区委员会,今天是:
 
首页 团情快讯 组织架构
团委文件 基层风采 品牌工程 青年组织 少先队活动 共青团活动  
青年文明号青年志愿者青年中心青年文明社区 青少年维权希望工程
 
 
信息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 沧州市运河区共青团 > 团情快讯 > 领导讲话 > 正文
王晓同志在团中央机关第二次年轻干部学习交流会上的讲话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中国共青团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2-19 
 
 

  今天,我受陆昊同志的指派和委托,来和大家共同学习交流,感到非常高兴。学习交流会是陆昊同志亲自倡议并创办的,是团中央建设“学习型”机关,促进年轻干部健康成长的重要举措。陆昊同志对年轻干部有着真挚的感情,大家在与陆昊同志接触和他的几次讲话中完全可以体会到这一点。在新年的第一个工作日,陆昊同志亲自参加第一次学习交流会并讲话,充分体现了陆昊同志和团中央书记处对机关年轻干部成长发展的关心和重视。希望大家不辜负陆昊同志和书记处的殷切期望,努力学习,严格要求,健康成长。

  今天学习的主题是陆昊同志确定的。大家知道,这两门学科都是在社会科学领域中具有基础性地位的重要学科。政治学是人类学术史上最古老的学科之一,曾被亚里士多德称赞为“科学之王”。社会学是近代以来发展最迅速的学科之一,曾被其开山鼻祖孔德评价为“研究第一原理”的学科。在当今这样一个制度化、组织化、结构化程度日益加深的现代社会中,学习掌握一些政治学、社会学知识,对于我们正确认知制度环境、准确理解社会现象、有效参与群体生活很有帮助,同时,这也是我们成为一个合格“现代人”的必要元素。刚才,王锋、孟春两位同志在不长的时间里,分别作了非常精炼、精彩的报告,向我们介绍了他们所学专业领域的学科情况、根本命题、主要流派和基本方法,讲得非常好。特别是两位同志将自己所学专业知识与工作生活实际相结合,提出了一些很好的意见和建议,听了以后很受启发。我对政治学、社会学没有进行过专门系统的学术训练和研究,只能靠平时的学习和零零散散的积累谈一些初步的认识和思考,与大家交流,供同志们参考。

  一、关于对政治学、社会学学科发展态势的几点粗浅认识

  政治学和社会学在我国的发展历程可以说是既悠久又短暂。说悠久,是因为作为现代意义上的学科,政治学和社会学早在19世纪“西学东渐”时便传入我国,有着上百年的学科历史。比如,在我国第一所现代大学“京师大学堂”所开设的7门学科中,就包括政治学学科,当时称之为“法政科”。说短暂,是因为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政治学和社会学学科格局都是在“文革”结束后重建的,恢复发展时间至今不过30年。

  在这30年的历程中,我国政治学、社会学学科得到了迅速发展,成绩和进步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我也感觉到,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两门学科(当然也包括其他部分社会科学学科)都面临着几个“瓶颈性问题”,需要我们在学习中予以关注。

  第一是“丛林化”的困境。“理论丛林”这个概念最早源自于管理学领域,用来形容学科领域中缺乏统一的概念标准和讨论平台,各种流派相互分割、各说各话、各执一端、难以展开有意义的交流与交锋。初学者进入其中,就像进入一片大森林,很容易迷失方向。目前,我感觉,国内的政治学、社会学等学科都程度不同地存在这样的问题,概念太碎,流派太杂,技术性分歧比价值性差异更吸引眼球,给学习者带来不必要的困惑。这一现象可能在政治学领域尤为突出,比如,在几本较为经典的政治学教科书中,单是关于“政治”的概念定义就有二十多种,每一种都代表一种不同流派,让人眼花缭乱,无所适从。理论丰富是好事,但理论划分过于细琐,缺乏综合的力量,对学科发展和学科学习来说不见得有益。初学者尤其要注意防止和克服那种一头扎进丛林,只见树木、不见整体的问题。

  第二是“本土化”的要求。当前,从政治学、社会学的学科格局来看,西方研究力量占据着主导地位,并源源不断地向其他地区输出思想和成果。相比之下,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学学科体系一直没有完整形成,有中国特色的社会学学科体系虽然已经建立,但在费老等大师之后,新的具有时代意义的成果很少,可以说还停留在“江村时代”。我们现在的政治学、社会学面临着带有中国背景的原创成果太少、富有时代特征的基本命题回答不多、具有国际影响的本土大师没有产生等一些令人尴尬的问题。因此,我们在学习中不能热衷于背诵几个由外文翻译而来的概念,也不能满足于硬记几段源于国外社会生活的结论,而忽略了政治学、社会学与我国社会现实的血脉联系。

  第三是“科学化”的反思。大家知道,“社会科学是不是科学”的争论曾经持续了几个世纪。如今,虽然“社会科学是科学”的主流认同已经形成,但“以自然科学的外在形式衡量社会科学”的思维还在以另一种形式延续着。大家也许注意到,近年来,政治学、社会学“数学化”、“经济学化”、“模型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作为学科发展的一个分支,借用自然科学的精细工具进行研究是无可厚非的,但如果整个学科都由“思辨型”转为“工具型”,专注于技术分析,丧失了自身的思想高度和优势,恐怕就得不偿失了。我们学习政治学、社会学,重心不应在应用几个时髦的数理模型和统计工具上,而应注重精神层面、思想层面的收获。

  二、关于对社会科学学习方法的几点初步思考

  社会科学有着独特的发展规律,不能泛泛而学。下面,我想跳出政治学、社会学的学科范畴,和大家交流学习社会科学的一些方法。我的主要体会是要分清几个概念。

  一是要分清“是什么”和“什么是”的概念。“是什么”和“什么是”虽然在文字上看起来差不多,但在社会科学知识学习中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组概念。“是什么”指向的是本质问题,“什么是”指向的是范畴问题,我们的学习到底是从本质切入还是从范畴切入,直接关系着我们的学习效率和效果。我建议,我们的学习步骤应当从“是什么”到“什么是”,循序渐进,而不能倒置顺序。比如,学习政治学,就应当老老实实地先从“政治学是什么”入手,从该领域的核心经典作品入手,熟悉、吃透政治学的本质概念和思维方式,然后再逐步扩展。千万不要一说要学习研究政治学,就一下子扑过去,只要是政治学范畴的读物,特别是那些新颖的、新潮的作品都去碰一碰、看一看,这样虽然能掌握不少知识点,但很难“登堂入室”。陆昊同志上一次在讲话中希望大家不要急于去读那些关于金融危机的、五花八门的书,而是要扎扎实实地读一些基础概念方面的经典书籍,把握经济学科的基本思维,然后再扩大阅读面,讲的就是这个道理。陆昊同志讲得很准、很实,很有指导意义。

  二是要分清“结构逻辑”和“逻辑结构”的概念。在社会科学领域的学习中,我们对某一作品的熟悉并不意味着已消化了作者的思维结构和方法。“结构逻辑”是实体,是个体,分散存在于单个作品之中。如果我们只满足于读懂某一部作品的逻辑,记住某一部作品的结论,而不去深究这部作品逻辑的内在结构和形成结论的过程,我们的知识积累就只能是线性积累,难以实现“非线性”的飞跃。在这方面,我有一个简单的办法,那就是通过对比阅读同一作者的不同作品,从中总结出作者的思考方式和规律。比如王锋同志刚才提到的罗尔斯,如果单读罗尔斯的《正义论》,你可能会记住一些重要结论,却难以快速掌握作者深刻独到的思考逻辑,理解他的思考方法,如果同时再读读他的其他几本作品,比如《政治自由主义》等,两相对比,就可以从他的思考逻辑在不同问题上的相同运用中找到规律,加深自己理解。

  三是要分清“应然”和“实然”的

[1] [2] 下一页

 
 
 
 
首页 团情快讯 本地动态 基层风采 青年志愿者 少先队活动 共青团活动 团委文件 希望工程 青年文明号 微心愿 理论学习
共青团运河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 2009-2013    网站维护:沧州市搜三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编号:冀ICP备09044329号-1 管理
分享 收藏到